<
「权利与荣耀」摘录
>
上一篇

关于人生的自述
下一篇

我的信仰

近日读完格雷厄姆「权利与荣耀」,主旨意味颇深,对很多地方尚无法深刻理解,故无法动笔写下感悟。便将摘录记录成文,以作分享。

正文摘录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你会眼睁睁地看着它轻率地冲上一座断桥,一条废弃的车道,一头冲进未来六七十年战栗惊恐的一生。他闭上眼睛——他是个快活的人——又哼唱起一首歌来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他们已经习惯于小孩夭折的事,可是对世界其他地方早已熟知的一件事他们却还没有习惯,那就是希望破灭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他想到自己生命即将终结,而孩子却还要活下去。如果他看到孩子长大以后,在她开始堕落的岁月里越来越像自己,像感染上肺病似的也染上他自己的毛病,那他可真要下地狱了……他仰面躺在床上,转过头,避开越来越暗的一点光亮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一个人只要活着,就必须保留一件什么能使他在感情上回忆往昔的旧物。至于这样做是否会引起危险,那是只有生活于相对安全中的人才去考虑的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他坐下来等着,混血儿许久许久也没有回来。他的一只手里仍然攥着那个从扔掉的皮包里取出的纸团——一个人只要活着,就必须保留一件什么能使他在感情上回忆往昔的旧物。至于这样做是否会引起危险,那是只有生活于相对安全中的人才去考虑的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他想,这个人如果能过上一年吃穿不愁的日子,灵魂很可能就因此得救。任何处境只要把它反转过来看一下,那些细小的荒诞和矛盾就都清清楚楚地显露出来了。他自己就是这样: 他认为自己已经走入绝境,但从绝望中又产生了纯净的灵魂和对人类的爱。虽然还不是最无私的爱,但毕竟是一种爱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“最好是没有信仰,做个勇敢的人。我明白你说的意思了。当然了,如果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总督或者警察局长,明明这是座监狱,你却认定它是座花园,当然你会很勇敢的。但是如果我们发现监狱就是监狱,总督也实实在在坐镇在上面那个广场上,我们能不能表现出一两个钟头的勇敢无畏,意义就不大了。”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从她疲惫而又紧张的说话声调看,很像一个虔诚的女教徒。这些人痴迷于圣像。为什么不把那些画像烧掉?信仰并不需要图像……他严厉地说:“啊,我还不只是个酒鬼。”他过去就一直为这些虔诚的女教徒担心。她们很像一些政治家,靠制作种种幻景活着。他替她们感到害怕。在一个自鸣得意、毫无同情与怜悯的国度里,这些女教徒常常为自己的信仰把命送掉。她们对“善”的理解过于感情化。他觉得自己如果能够做到的话,有责任把她们从这种感伤的心态中解脱出来……他又用严厉的语调说:“我有一个孩子。”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有那么多美。圣人们总说忍受苦难也有美的一面。当然了,你我都不是圣人。对我们来说,受苦受罪是丑恶的。臭味,挤轧,苦不堪言。可是在那个角落里,就有美的存在——对他们俩来说。要想用圣徒的眼睛观察事物,需要很大的学问。圣人有自己的精细的审美感,可以鄙视像他们这样人的粗俗无知的享乐。但我们就没有资格这样做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天使因骄傲而堕落,骄傲是万恶之首。我就是总认为别人都走了,我留下来非常了不起。后来我又认为我能为自己制定礼规实在伟大。我不再守斋,不再每天做弥撒。祈祷我也忽略了。有一天我喝酒喝得烂醉,又因为非常孤寂——我想你了解那是怎么回事,我就有了一个孩子。这一切都是骄傲所致。因为留下来而感觉骄傲。我对教徒没什么用,但是我留了下来。至少可以说用处不大。最后落得一个月也不到一百人从我这里领圣体。要是我走了,我至少能多给天主十倍于这个数目。这是我犯的错误——只因为认为某件事困难、危险,就……”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心是个很不可靠的野兽。理智同样也是,但它不讲爱。爱心。当一位少女投了水,或者一个小孩被掐死了,心就不停地说爱,用爱拯救世人。

权力与荣耀 (格雷厄姆·格林 (Graham Greene))

我不像你想像中那样虚伪,你想我为什么在讲道坛上向人们宣讲,如果死亡猝然降临,他们就有被罚进地狱去的危险?我不是在给他们讲我自己也不相信的童话故事,我不知道天主有多么深厚的怜悯心。我也不知道在天主的眼中,人心多么邪恶。我只知道一件事: 如果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个人被罚过下地狱的话,我就也必将罚入地狱。

Top
Foot